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6588阅读
  • 8回复

428川藏北线极限挑战赛战地日记

级别: 新手上路
A338、A177川藏北线极限挑战赛战地日记
川藏北线极限穿越记
A338+A177=023

引子  4 2 8
428是什么?428就是2006年4月28日,这一天来自广东、深圳、海南、香港、北京、湖北、青海、甘肃、重庆、藏区、四川的23辆形形色色的战车,有丰田4700、丰田4200柴油版、陆虎发现、陆虎揽胜、大切诺基V8、小切诺基6缸、小切诺基4缸、丰田80、三菱V73、三菱3000、北汽陆霸、现代途胜、华泰吉田、长城赛弗等名牌汽车齐聚四川成都火车南站机场高架路下一个不起眼的空坝上。男男女女均着红色的冲锋衣,冲锋衣的背面上写着“2006川藏北线极限穿越赛”。原来这帮家伙是要在川藏北线上举办一场挑战赛。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比赛呢?
这是一场两年前几个“疯子”在网上讨论能不能在川藏北线飙车而引发一群“疯子”参与的比赛。这是一群看似“疯子”但却能理智的制定出详尽比赛规则并每人都签定了生死状的比赛。这是一场开全国乃至世界先河的在“只容飞鸟通过”的川藏北线上比速度、比耐力、比精神、比车况的比赛。
这是一场在悬崖边与死神贴得最近的比赛。这是从海拔几百到几千一天经历春、夏、秋、冬四季的比赛。这是一场在尘土路、炮弹坑、飞石、急弯、冰雹路、排骨路、滑坡路、泥泞路中的比赛。
这是一场热血汉子挑战自己,尽情释放血液中猎人份子的比赛。
这是一场自掏腰包、没有赞助,完全是民间人士自发组织的比赛。
这是一场有中央电视台、韩国电视台、Tom、世界博览、汽车杂志、汽车导报的记者全程坐赛车而不是专用采访车的比赛。
总之这是一场艰苦卓越但必将载入史册的比赛-----。
8:30 简短的发车仪式后,23辆战车鱼贯而出,驶向了成雅高速。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8-19
第一天  成都——玛尼干戈
发车后走了一条街就堵车,足足堵了十五分钟才到成雅高速路口。车上高速后,我把大切的自动巡航打开,定速为110,以免罚款。因组委会讲的是到雅安后才重新集结发车。所以也不着急,那就介绍一下我们自己吧。
A338,驼峰俱乐部队员编号,姓名梁钰祥,52岁,驾龄22年,玩越野车1年,成都人。
A177,驼峰俱乐部队员编号,姓名李智,36岁,驾龄18年,玩越野车2年,重庆人。
023,参加428的战车编号,大切诺基、V8、4.7排量、车龄1年,行驶47000公里、未做任何改装包括减震和轮胎都是原车的。
我和177的搭档纯属偶然。两个月前我们都报了名,但副驾都未最终确定,直到4月22日在重庆参加一个比赛时,我俩见面聊起副驾的事,才拍板决定干脆我们俩搭档。26晚他来成都,27日上午买点东西,下午一道开车去4S店做了个全车保养,算是熟悉了一下车况,就这样338、177、023组合了。
不知不觉,车出了高速。看见扎西停车在路边挥手示意快走,一问才知道比赛已开始了。“MD”几句粗话,气得不行,赶紧加油冲上去。此时深圳的几辆80车在加油站加油,两辆陆虎在前面走得不快,超过他们,一路疾冲。
成都至康定路好极了,据组委会的讲给沿途交警有过沟通,可以不限速。于是在蜿蜒的山路上,4.7的排量加3000-4000的转速。哥们,来体验一下吧,再把油门一脚踩到底,我的天,那个爽呵,无法形容……
车过泸定,过康定,沿途却没看见一辆车的兄弟吃饭。原来我们想有车停下吃饭时我们也停下吃饭。看来错了,这是比赛,谁愿意停车耽误时间,没关系,走吧。一边走,一边吃干粮。(推荐:洒琪玛是不错的选择,可是容易掉渣。我的发明是用手把它搓成团,然后再吃,不妨一试。另火腿肠、大白兔、巧克力均可带一点,当然别忘了带水)车过康定,直至马尼干戈的路都非常好。换人后,我们也逐渐进入了状态。177这个搭档的转弯技术好极了。这个在重庆山道上跑出来的转弯技术,使他被兄弟们评为最优车手。特别是路况较好时,一脚油门下去,就是100多码。临近弯道前一个急刹压住,车头一转,车屁股一甩,又是一脚油门到底,时速又是100多,漂亮!但一定要能“掌控”。“掌控”这个词在以后的几天就成了我俩之间互相提醒的专用词,安全不在快慢,在于掌控。
不知何时翻折多山,也不知何时过八美、道孚、泸霍,不知在哪里超过谁的车,只知道有几十公里和坦克连长能断断续续的用电台通话。终于,看见坦克连长了,连长正站在路边说“前面还有一辆车,能超过他,你们就是冠军了。”真的吗?一听此言,我俩眼睛放光,没想到还能弄个冠军来当当。于是油门、转速又变了样,眼前只有直路、转弯、直路、转弯。我时不时的发出一句“注意掌控”,“哥子,放心。”177一边回答一面冲。天渐渐黑下来,事后才知此时距离马尼干戈大约有15公里,终于看见前面隐约红灯一闪,好啊终于追上了。几个弯道,跟了几公里,前面是直路,177一脚油门、转速表5000以上,远光灯、信号灯频闪,超了上去。这才看见是006,“浪迹天崖”这家伙技术真不错,V73被他开成了巡洋航,但4.7就是4.7,大切的冲击力,猛提速真是来劲。“浪迹,不好意思哈。4.7比3.0多了1.7,占先了,占先了。”就在远远能觉得马尼干戈的灯光时,突然马路中间站着一匹马。天哪,一脚刹车,我连车屁股甩在哪边也搞不清了,只觉得背上一阵冷汗,好在没有撞上去。“冲,快冲。后面又有灯光了”。大切像一阵风冲了出去。停下,到了马尼干戈的叉路口了。约半分钟V73也上来了,然后一个左转急驰而去。怎么回事?先跟上再给扎西打电话,还好有信号。询问清楚的确是在马尼干戈后,又调头过来在一旅店门前停下。此时有个藏族小伙出来接我们,说组委会定的比赛住宿点就是这里,这才放下心来。“唉,组委会的工作啊,算了,自发的组织,又是第一次。”这时V73也来了。原来他们听说是新路海,离这还有十几公里,看见我们调头才打电话落实返回。这样,头一天的比赛我们算是得了第一名。领了房门钥匙,我和搭档第一件事是换内衣。全神贯注的奔跑中,内衣早已湿透了,一停下来,感觉冰凉。而后099蚂蚁和连长到了,新洋也到了,088也到了,048野狼人也到了[他是A组(3.0以下)第一辆也是唯一一辆没被淘汰的车],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此时高原反应渐渐袭来,头开始疼了。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5-08-19
第二天   玛尼干戈—江达
今天的行程原是到昌都的,因雀儿山的原因,改为只到西藏江达。晚上睡得还行,醒了两次。因为确定雀儿山上午不能放行,必须是下午2点,所以早上起来也较放松。(推荐:高原上偶而一、两天不洗脸、不刷牙也可体验一下。高原上早晚总是寒冷的,你用冷水洗了脸,然后再被冷风吹,多难受,不如不洗,天然护肤,而且节约时间。狮子、老虎都不刷牙,牙齿多好,人的牙齿是自己刷坏的。以上是打胡乱说,哈哈,别当真。)喝茶、吃面,尔后在外面晒太阳,但头脑中全是雀儿山的影子。我在05年的10月底因公务开车从成都到白玉、德格、翻雀儿山过马尼干戈到甘孜,也是只走过这么一次,恰逢甘孜的第一场大雪,翻雀儿山前后走了约30多公里的冰雪路,极为艰难,不知此时山上的冰雪是否已融化,若有大段大段冰雪路,该怎样操控,该怎样确保安全,雀儿山上悬崖边车辆一但发生侧滑,后果不堪设想----。正想着,德路孤儿院的校长来了,(也是什么活佛)在央视记者的组织下,每人献点爱心,捐助100元。本来还要去孤儿院看看孩子们,但路程较远,为保证体力,另外有几辆车也在维修,所以决定不去了。这时,才取出相机,拍了几张照片,这一路上,相机是没用了,此时真怀念驼峰的“摄狼”们,如果有他们,428一定会呈现出更多的精彩的瞬间。
马尼干戈实在是太小了,连一条街都说不上,组委会决定到新路海去集合。
新路海,川藏北线上的高原明珠,被称之为“西天瑶池”,海子周围高原云杉、冷杉、柏树、杜鹃树和草甸环绕,蓝天白云之下,远处雪峰皑皑,湖内波光粼粼,湖边的大石上用藏文刻着六字真言。此地海拔4000米以上,不敢多走,请汽车导报的记者给我和177照张合影,算是留念。
12点,准备出发去雀儿山冬季冰雪管制站等候,按昨天的名次:香港野狼人的A组一名排第一,我们B组第一名排第二,这个排队是很重要的,雀儿山的上山段、下山段都是土路,汽车跑过,尘土飞扬,加之路面又窄,要想超车非常困难。走到山脚后,我们越过排队等候的货车队,在管制站门前形成两排车队,一排全是货车,一排全是兄弟们的越野车,静静地等着放行。
今天有点想法了,昨天拿了第一,今天排名又有优势,雀儿山段不可能超车,其它路段我是4.7我怕谁,决心下定,争取第一。
突然看见007号陆霸车的士登和缺心眼在最前面,跟一些藏民在聊天,心想他在前面做沟通吧?此时深圳的丰田80兄弟找我借气压表。正好我有,给了他们并看他们在测胎压,突然新洋大吼一声“发车了”。我一回神,随手一拉排档一脚油,只听“嘭”的一声,大切的后尾撞上后面80的绞盘,鬼知道怎么拨在倒档里了,顾不得那么多了,看都没看一眼,更没时间跟后面的兄弟道个歉,一阵烟直追“野狼人”去了。
在烟尘中跟在“野狼人”的现代途胜后面,不算慢。这个香港人的驾驶技术真了不起,2.7的排量被他开得一阵风,估计油门都踩在油箱里面了(开玩笑哈)。走到半山腰,雀儿山的真容露出来了,四周一片白茫茫,全是未化的雪,临悬崖一边堆着一两米的雪堆。临山崖这边融化的雪水正滴滴答答的滴在路上。路面崎岖不平,两条车辙痕迹很深。还好,路是黑色的,偶尔有点暗冰。只要路面不是全冰,跑点速度还是可以的。小心翼翼的加点速度走,快到山顶时,路面全是泥浆。冲一下,只听底盘“哐”的一声响,也不管了。只要能走,一往无前。(事后才听006的“浪迹天涯”和“天边的拖鞋”讲述,我的车带起来一个扁形的约面盆大的石头。他们的V73跟在后面碰上去,留下一个痕迹。万幸没有大伤,可见当时在山上还是有点速度的。)
上了山顶,往山下望去,看见远远的有一溜烟,007这个家伙已下了半山腰。“好快呵,追”。177一声吼,我正要给前面的野狼人发信号超车,却看他打灯停下来了,摇下车窗一问“轮胎刺破了,你们走吧。”好吧,换轮胎也是跑车的一组成部分,我们还要去追士登呢!
下山全是弯道,半山腰路面渐渐变好,我加快速度,连续转弯,突然车在一个回头弯转向后完全失控,车身剧烈摇晃。此时速度大约有70-80码,我不敢踩刹车,只好就着车身晃动,左右小幅的修正方向盘。在我车上的央视韩记者都忍不住“啊”的一声,接着说“注意安全,注意安全!”177口中也是“掌控,掌控”语音未落,又是一个回头弯,又是上述的情景再现。“今天怎么啦?”我心暗想,操控是正确的,是不是速度快了,是不是高原反应的影响,不管他,再跑吧。此时,路面开始平整,177说“这是我的强项,我来。“好”,换人,绝对不会超出五秒,纵身一下一上,车已超过100码了。
山脚到德格,到金沙江都是柏油路。177一直都保持在100码左右,大切也没有出现异常情况。“看有烟尘了。”“好哇,007你跑不了了”“4.7比3.0”一阵猛追,终于接近陆霸了,一阵喇叭加灯光,我们过去了。
前面要翻山了,又是回头弯(此时已在西藏的土地上了)连续几个弯道后,177说:“哥子,今天遭了,车子不对,可能是减震坏了。”一个刹车,停下来一看,完了,两根后减震全毁了,减震套扭曲着并有熔化的样子。两只后轮内侧全是油,“完了”尽管一百个不甘心,没办法,此时,007上来了,我挥手示意他走,他却停下问:“有问题吗?”我说减震遭了,你们先走吧。他说:“好,慢一点,在江达等你。”一阵风,又不见了,继续前行。没减震在直路上还行,但在弯道得降低速度(事后分析在雀儿山的两次“漂移”是减震引起的,可能当时的液压油还未漏干,还可以跑点速度,一般的弯道也能应付,只是急弯再加快速度才出现失控“漂移”)就这样,快慢结合,到了江达。把韩记者送到旅馆,只有士登一辆车在那里,我们还是第二名。
在江达没顾得上吃饭,旅馆也没登记,就到处找修车的,我知道大切的减震在这里是100%没有的,唯一的希望是能否找个代用品。几经打听找了一家据说是专修小车的,修车师傅说只有用北京212的改型车“战旗”的减震试一下,那就试一下,死马当成活马医,能用几十公里也行。因为明天要走传说中又一天险——达玛拉山。天快黑时才搞好,这样,“大切”换了两条“战旗”的减震,看看明天怎么样?
起程前朋友就叮嘱要带一副全车减震,要带两个备胎,但我没有太认真,确实没想过名次,只是想参与,跑完全程。毕竟52岁了,体力精力有限,没想到被年轻的激情所影响,发挥还可以,加之177 又是个快手,那就像他们所说的一样,超越一下自我吧!临走之前朋友那里给我搞了两支“前减”,“后减”还要等两天,但时间不允许,所以也没带。事情就是这么巧,偏偏“后减”出了问题。
以后出行,准备工作要更充分。不过也好,减震出问题一着急,原本头痛欲裂的高原反应没有了,在江达,没一点不适应。看来高原反应和心理是有关系的,用四川话来说就是“理它算输”,真的,你越在乎,它越了不起,干脆不理它,反而它软了(这个理论有玩笑成份)。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5-08-19
第三天 从江达到昌都
清晨五点起床,6点集合,6:30发车,紧张而有序。一出县城就是排骨路,加油一冲,“嘭,嘭”两响,停车一看,两条减震全断为两截,前行了最多200米,用了不到一分钟,就这样完了。
因为昨天第二名,今天发车仍在前面,这样只得让兄弟们一辆过了,又一辆过了,直至过完,今天只到昌都,有200公里,咱就慢慢的摇吧。路确实太烂了,没有减震感觉更烂,稍一颠簸,后箱便咚咚发响,像震动在心上一样,又恰逢部分路段在整修,每隔100-200米就是凸出地面几十公分的水沟预制盖,像无数个小坡,没减震的车在上面十分难受,上去嘭的响一下,下来嘭嘭响两响,有时还响个不停,气得双手击打方向盘,停下来,又加油走,大切像个受伤的孩子,独自一车摇晃在这川藏北线上------。
到了一个叫妥坝的地方,碰上了炮弹飞车,得知这里开始分路,一条水泥路直达昌都,另一条翻越达玛拉山走旧路到昌都。虽然没有减震,但我们仍决心走旧路,最多晚到,因为规则是不走旧路就算放弃比赛资格,那决不是我们的选择,因为减震的原因,我们原本算够的油料就不够了。路边的一个藏民家门口,摆着两个油桶,用塑料管抽出油来放在1.5升的雪碧瓶中,10元一瓶,没办法,来十瓶,大切还争气,加了这不知多少号的油,一点问题都没有,也谢谢藏族兄弟,“良心大大的好”,否则还不知有什么事。
车上达玛那山,路况还算好,只是很多路面都是往悬崖边倾斜的,地面的灰也非常厚,想像如果是雨天的泥泞,也不会比冰雪路好走。
快到山顶时,我们的车在一堆原木前停下了,这不像车能通过的呀,再看远处,公路上的积雪有40-50公分厚,也没有兄弟们的车轮印,怎么回事?再仔细看,有汽车调头转弯的轮印。一定是这条路像二郎山老路一样因前面塌方不通了。不用想了,拿出相机,留下到此一游的证据,抓紧时间走,因为电话也没信号了。调头、下山,一路上把组委会骂了个狗血淋头。过了妥坝,驶向水泥路,177的速度,快呀,没减震也走到100多了,加上怨气,一路无话,只是猛跑。
昌都到了,我们是最后一个到的,一到宾馆,难免大声嚷嚷,兄弟们劝说,找组委会也没用,算了,想办法修车吧,在炮弹飞车的带领下,我们找到雪峰修车厂,仍然没有大切的后减,怎么办呢?明天可是800多公里啊,没有一寸水泥路,这车怎么走,别说名次了,走完的时间都不够,按今天跑了约了10个小时跑200多公里算,明天的800多公里岂不是要40个小时。规则要求后天下午两点到那曲宾馆,从明天早上6点开始到后天下午两点,一共只有32个小时,不是只有被取消资格吗?怎么办?情急之下,取出两只前减对修理厂的师傅说:“能不能改一下,焊一个连接圈,放在后减用?”师傅说:“改是可以,但不能保证效果”我又打电话咨询成都的4S店,又是咨询拉萨的4S店,都没试过,“改吧”
我对师傅说。事已至此,没有其它办法了。不搞是肯定不行的,搞一下万一又行了呢?我们先去吃饭,饭后把车开回宾馆,心里默默的祈祷着:但愿能行,但愿能好,但愿----。
晚上,昌都还为我们举办了一场唐古拉一风的演出,看着演出,想着减震,大约十点,提前退场,回到房间,枕着满脑子的减震迷迷糊糊睡去了。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8-19
第四天 从昌都到那曲
清晨五点起床,6点集合,尔后发车,一出昌都就走错,我们一行四辆车,新洋返回找到我们后,才沿着正确的路线跟上队伍。速度逐渐加快,开始上山了,在一转弯道上,我看见从悬崖上垮下的一堆塌方石,我想快点,一脚油门过去,只听“哐嗞”一声,轮胎遭了,把车停在路边一看,已经全扁了。“完了”“全完了”减震的阴影还没散去,轮胎又坏了。此时,001新洋也停下来,而后098扎西、003炮弹都停下来,帮助我们换轮胎,找了千斤找套筒,忙得一塌胡涂,扎西不管地面全是几公分厚的尘土,一下躺下去,打千斤。在大家的帮助下,轮胎换好了,我也喘了几口粗气,这里是4000米以上的海拔,一动就累得不行,感谢组委会这几个兄弟,真他X的不错。组织工作差点,咱也背后骂了,但做兄弟却没什么说的,个个都是汉子。
重新上路,开始做今天的计划。首先要在前面什么地方把轮胎补了,这一耽误,名次就泡汤了,还敢想吗?哪个是差的?个个都在拼命,算了吧,慢一点,争取有减震时能多赶点路,什么时候坏了再慢慢摇,争取明天两点前能到那曲,不要被淘汰出局。昨天因为上了达玛拉山还有点积分,算算我们的积分:第一天100分,第二天75分,昨天应该有25分,总分200分,前五名肯定没问题,前三名也许还有点希望,前提是今天不能被淘汰,否则前功尽弃。
一路想,一路走,车到类乌齐,赶紧下来补胎,轮胎的口子有三公分长,怎么补?在里面加一个胶皮贴上,再花50元买条内袋装在里面,成功了!至少可以应付一下了。这时,两辆陆虎也在这里搞轮胎,今天从出发到现在大概才走了100公里。
类乌齐至丁青的路段几乎是在峡谷里穿行,尘土漫天,好在行驶的车辆非常少,路况非常差。我们是掉了队的孩子,感觉很孤独。不知不觉中越走越快,快到丁青时,公路中有一道坎似的土堆,也没怎么注意,一下子就冲过去了,车子突然腾空而起,想像中起码跃起来一米,然后重重的掉在公路上。这一惊,有了新发现,减震没坏,还好好的。“有戏”还有500公里,时间有的是,冲,拿名次,争取超车,超一个,算一个。只要今天拿到分,冠军的希望就非常大。我对177说:“你赶紧吃点干粮,少喝水,以免方便耽误时间。”然后换人,此时,177像一头发怒的西班牙公牛,一个劲的往前冲,什么上山呀,下山呀,转弯呀,峡谷呀,大概速度都差不多,我在副驾驶认真的看着路面,不时的提醒“掌控”。弯道一脚刹车,直道油门到底,炮弹坑,冲,过水冲,冲水路段看准一个高点冲过去,管它甩尾不甩尾,过排骨路,冲,车速冲过100码,再也不颠了;走泥浆路,就沿车辙加油冲,底盘挂就挂一下,车不会失控,这大切真是好样的,冲得起,停得住。177也被车子感动了,说:“明天一定要给这车子鞠三个躬”。就这样,反复冲刺中,车到索县加油站,停车加油,问工作人员:“贴有我们车上这个标记的车过去多少了?”“有几个。”工作人员说:“过去了六辆车,最快的有40分钟,最后一辆才过去几分钟”好家伙,冲啊,今天一定有希望,迅速加了油,“290,给三百,不找了,谢谢你!”
情报是有价值的,加油后我对177说:“我来开,你吃东西。”177执意不肯,甚至面带痛苦的表情说:“哥子,我从来不求人,但只求你现在让我开,不然-----”我仍然坚持对他说:“听哥子一句话,我比你年长十几岁,经验恐怕多一些,我只开半小时,你躺一下,吃点东西,喝点水,放松几分钟。”鉴于我年长一些,177也不多说了,在副驾不知吃了点什么,喝了一点水,说了句:“内衣全湿了。”真的只有半小时,177充满渴望的说:“我来吧!”“好吧”于是换人,休整了一下的177此时更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是的,他的精力、体力、技术、反应都在我之上,但现在天还未黑尽,最快我们都应该在十二点后才能到达。所以强迫他休息一下是对的,否则下半段的精力难以保证。
远远的看见了一个尾灯,尘土漫天中跟着,当风向稍微侧吹时,就能暂时看清路,然后一个猛冲接近,给信号、超车,好像是青海的059,看得不是太清楚,刚超了车不久,一个转弯,看见前面一辆车停下来,原来是007。路上的桥断了,他已看好从右边水沟中穿过去,我也同时跳下车往左边的冰河中踩去。水很浅,有20公分,有冰棱,河滩的草地还比较硬,应该没问题。赌一下,赶在007前面,我叫177按我手势挂4低冲过来,果然没问题。过来了,但007这家伙也快,已上车往前了。我赶紧跳上汽车,177一阵猛冲,超过了007。我想此时士登恨不得立马换一个12缸、8.0排量的车。
超过007后,我脱掉一只被冰水浸湿的鞋子,再拉安全带时却怎么也拉不出。原来大切的安全带在颠簸不平时是锁上的。而此路段又全是不平的,又不愿停车,你一停车,士登还不上来把你灭了。冲吧,不管了,右手紧紧的抓着扶手环,把位调来最靠前,两眼瞪着前方,协助副驾看路,口中不时念着“左转”“右弯”“有石头”“有个坑”“冲,慢一点”。天全黑了,在海拔4000多米的藏北草原的土路上,大切的两具大灯像饿狼的眼睛,扫射着前方的猎物。
隐隐约约,有点灰尘的味道了,果然几分钟后,看见了前面的红灯一闪“有戏,又追上一辆”此时我俩都有点疯了,感觉这大切像坦克一样坚固,什么都不怕了。“来,喝口水,提个神,把他超了”一阵紧追,逐渐追上,是丰田80—011号。油门到底,转速5000,冲过去,011友好的让了,我们顾不上打招呼,继续前进。
藏北高原的路,只要不怕颠,还是有点速度,但要注意一些土坑,否则有被颠翻的危险。我俩就这样全身湿透的追赶着,在距那曲约40-50公里处,终于追上了088头车。超越088时谢谢他的让路,否则我们可能冲出公路,因为路很窄,旁边又是比较陡的斜坡,从斜坡过肯定会冲下去,谢谢428各位兄弟的让路。
快到那曲了,看见灯光了,我们却还有一个心病,就是那拼命三郎006呢?没有超过他的车,他在前面吗?(事后才知道他的水箱风扇有问题,在索县修车错过的)带着问号进入那曲。我跳上一辆出租让他带路,我怕找那曲饭店耽误时间,被后来者追上,结果直行150米,那曲饭店到了。10元,值,赶紧跑向总台,要求记录时间,此时是清晨1点10分。我们就这样第一个到了那曲,获得了第一名。我和177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走在大切的车头前,认认真真的三鞠躬:谢谢你,我们的伙伴,我们的战车,我们伟大的朋友……
十分钟后,088赶到了。
级别: 风云使者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8-19
巴蜀人,梁伯,A338,都是一个人,青藏高原的黄忠式英雄。现在拥有428荣誉车号是009。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8-20
428川藏北线极限穿越挑战赛排行榜

B组
第一名:023号赛车,总分305分;
第二名:007号赛车,总分240分;
第三名:006号赛车,总分170分;
第四名:088号赛车,总分135分;
第五名:099号赛车,总分85分;
第六名:033号赛车,总分65分;
第六名:011号赛车,总分65分;
第六名:005号赛车,总分65分;
第七名:001号赛车,总分50分;
第八名:066号赛车,总分40分;
第九名:027号赛车,总分20分;
第九名:029号赛车,总分20分;
第九名:059号赛车,总分20分.


A组
第一名:048号赛车,总分305分.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8-20
以上赛车是4段赛程都没有被淘汰的,成都发出的赛车在沿途因为各种原因淘汰了不少。
428比赛有5部赛车发生意外,没有一个人受哪怕一点点轻伤:
第一天,007号赛车被二郎山落石砸烂前保险杠,轮胎完蛋,土登修好以后拼命赶去玛尼干戈;
第一天,018号赛车侧倾排水沟,现在修好快赶到拉萨;
第二天,027号赛车被违法行驶的摩托撞坏前保险杠与水箱,当地政府与警察非常支持428活动,当天半夜警察队长就带027去修好水箱;
第三天,077号赛车方向机螺栓断裂,077侧翻下坡,经过紧急抢救,车手老姜还是驾驶077赶到昌都,由于没有前玻璃,眉毛上都冻起冰;
第四天,028赛车为了躲避山上落石,严重撞上路边巨石,经过简单修理以后,028还是赶到拉萨。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8-27
梁伯,老英雄。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