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194150阅读
  • 42回复

北冰洋冒险记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8-07-03
关键的动机,克格勃军官从基本逻辑上明白了,最后一个重要问题来了:怎么证明你的身份?
新洋来的时候,换了出门穿的猎人装,护照放在家居服装里面。真正的信任,即使是没有护照也绝对相信,真正的怀疑,哪怕有国家公函也一样逮捕,间谍哪里有民间的,全部是国家派的。通融的克格勃军官问清楚新洋的护照放在那里,让给拿通知家人去弄传真件过来。天呀,这么晚,还是两个偏僻的城市,通过克格勃的渠道,他们竟然办到了。
接下来是检查相机照片。那么冷的天气,谁经常拿单反相机出来拍摄,反正没有检查手机照片,要不然这里就少了很多图片。
新洋审讯结束,就开始审讯四哥。三个中国人审讯完,大家都在吸烟区等候。新洋和四哥想的严重后果就是驱逐出境,永远不准进入俄罗斯。问了执着担心的后果,执着心事重重的说,怕取消俄罗斯永久居留权,新洋和四哥听完只能沉默无语。
最后,克格勃军官准备了一份文件,执着初步翻译后让新洋签署。新洋没有看到护照上的英文名,就问名字在哪里?执着指了指一排俄文。新洋心里立即乐了,终于有了一个俄文名字,还是克格勃给起的。
新洋签完感觉万事大吉,离开审讯室的时候,霸气的克格勃军官又说了一句:这是初步审查,回到雅库茨克还有一个克格勃专家组进行会审。克格勃专家组会审结束之前,不准离开俄罗斯。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8-07-03
三个中国人继续在吸烟室等候。克格勃军官带两个雅库特人到另外一个房间审讯,那门咣的一声巨响,顿时传来天神才有的咆哮,整个地动山摇。克格勃军官对待中国人真的是太客气了,东正教还是萨满教的教主保佑两个雅库特人吧,我们太累先靠在椅子上睡觉了。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8-07-03
半夜,两个雅库特人的审讯结束,把三个中国人从梦里叫醒。大家坐上摩托雪橇后,问给拿怎么过关的,给拿解释是迷路了。
迷路了!克格勃军官根本不相信这样的鬼话,但是三个中国人很快就相信了。
两个非常郁闷的雅库特人为了发泄,更想追回耽误的时间,直接来了一场摩托雪橇大赛,有多快就多快。摩托雪橇在零下40多度飞了起来,简直没有办法形容那种冷,因为最夸张的形容词已经用光去描绘白天的冷。如果非要杜撰一个冷的概念,那就是在宇宙边缘,远离最近的太阳类发光体1000亿光年的地方,有一个人冷成一团思维呆在那里。谁继续问:那个人为什么要呆在那里?我们的回答:只有在那样绝对的环境想的人生才透彻。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8-07-03
悲惨到极点的是捆绑在货架上的人。这只海豹纯粹就是躺在一个脑震荡机器上,大脑不断被颠成脑花,那种鲜活肉体遭受的痛楚绝对刻骨铭心。更不堪的是,摩托雪橇卷起的雪就不停的撒在货架中海豹的身上、脖子里、嘴里。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8-07-03
摩托雪橇颠簸着停了下来,一只惊醒后狂吠的哈士奇吵醒了三个熟睡的中国人,一看手机日期已经到了11月1日。看见猎人小屋,新洋特别兴奋,认为是到了乌斯季扬斯克(Усть-Янск)。从卡扎奇耶出来前往北冰洋,中途只有乌斯季扬斯克才有房屋,乌斯季扬斯克到卡扎奇耶只有区区50公里。进到房子里问了雅库特猎人,才知道是迷路了。
迷路就迷路吧,赶紧生火烤了起来。对于一个乐观的人来说,克格勃办公室呆的那些时光是救命的。如果没有在温暖的克格勃办公室熟睡,直接从北冰洋返回去再遇到迷路,不说冻死吧,估计谁的身体的哪个部位肯定会被冻坏。很多时候,我们明明知道有些危险情况也违反常识去接近,就是身体发出了不能被冷死的指令。冷,非常冷,越来越冷,清醒地感觉到四肢的逐渐麻木和剧痛,然后是热量慢慢从身体远端消失而去,躯干慢慢也冷下来,死亡的味道一步一步坚定地迈向心脏。实践证明非常时刻本能会战胜理性和感性。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8-07-03
问清楚了路,继续是路漫漫不知何时归。
我们麻木的默默望着天空清澈的星星想:圣祖黄帝,伟大的亚历山大,传奇的张骞,传奇的玄奘,传奇的麦哲伦,传奇的马洛里,你们是不是变成了星星在天空望着我们。这个时候,你们会怎么想呀。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8-07-03
终于回来了!给拿的爱人一直趴在窗户边守候着。
两个雅库特人没有事,17岁就来到雅库特的中国人执着也没有事,新洋和四哥轻微冻伤。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8-07-03
从卡扎奇耶返回乌斯季库伊加(Усть-Kyиra),这个城市的市长兼校长娃拉娃娜登门拜访,说我们在她的眼皮底下溜走了。大家无言以对,然后又从乌斯季库伊加前往雅库茨克(Якутск)。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8-07-03
我们刚刚进入雅库茨克,一个脸颊有很深刀疤的克格勃军官穿着皮质上衣,带着两个便衣特工,还有一个制服海关人员和一个制服移民局官员,挡住去路,远远地盯死我们。稍微停顿,克格勃军官举起一个禁止前行的手势。
那场景,看过谍战大片的人才清楚个中滋味。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8-07-03
后记
新洋,一个高唱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理想主义者;四哥,一个想找到一张单程票飞到宇宙尽头的冒险家;执着,一个17岁就来到雅库茨克的梦想家。
这几个人的认识过程属于无巧不成书。新洋驾驶一部川A牌照的越野车,四哥驾驶着一部粤A牌照的越野车,没有带翻译也没有带向导,闯到雅库茨克遇到热情的湖南人执着。执着娶的爱人是雅库特人,拥有俄罗斯的永久居留权,不仅会俄语也会雅库特语。大家带着对北冰洋的渴望来到乌斯季库伊加,又遇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雅库特人给拿,开始了北冰洋冒险。
前往北冰洋,刚刚出门就差点淹死,到了北冰洋又被克格勃审讯,回来迷路差不多快冻死。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