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7352阅读
  • 5回复

428——我来了

级别: 侠客
疯子:
在10多天前网站浏览中,无意中忽然看到了428,当时我就郁闷了,为什么我去年就不知道428呢?当下我立马和新洋联系,结果他正在湖南拉练,说回来和我联系!于是在无聊日子中度过了几天,收到了新洋的信息,要我去和他见个面,我赶忙跑了过去,到了约定的地点。看见一个高高的个子,脸上带着微笑,我心里说,他一定就是新洋。果然是他。哈哈!正好是吃饭时间到了,于是我们一起吃饭,边吃边谈,本来我是想做001的副驾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后变成了我买一辆2手切诺基参加了,哈哈!经过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折腾,检查,更换,调整,我的战车终于可以开航了,428我来了,青藏高原我来了,布达拉宫——我来看你了!!!!!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2-01-29
新洋:
我刚刚离开长沙,就接到疯子的短信:“昨天才到网上看见428,让我非常激动,我没有车,但我很想参加,我开车十多年了。”
今天晚上与疯子见面了,好生奇怪为什么叫“疯子”,疯子说“疯子”来源于开车,疯子19岁开始驾驶大货车,一直把大货车当赛车开。大概是1995年左右,在疯子老家宜宾,一个在驾驶员圈子里号称火箭的朋友,连续几次从云南拖违禁烟到四川的途中,驾驶的轻卡货车被云南警车发现后狂追,警察们在山路上每次都追不上火箭的轻卡货车。
火箭简直是得意惨了,疯子与神经病(“神经病”也是一个因为开车原因起的名字)很是看不惯,三人就相约去山路比试一下,然后选了270余公里的山路。得知这一喜讯,当地驾驶出租车的司机踊跃报名。比试那天来了20多部夏利,最后结果是疯子与神经病并列第一名,火箭得第六名。
疯子一直感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知道428呀,2006年知道了绝对要跑。
疯子本来想当001副驾,后来亲自去弄了198来参加。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2-01-29
张飞桃园结义以前,还不是个卖猪肉的小贩。

很多时候,不断听周围人说起职业车手如何如何,听多了自己也常常思考这问题。世间那有神秘透顶的问题,只要你善于系统思维,很多问题其实非常简单。
职业车手需要具备的是什么:冷静、反应快、身体素质好等等。
如果是我自己来挑选职业车手,我肯定把理想主义者当第一要素,还有就是对速度的渴望。当然,我会借鉴世界汽车运动赛车手的训练方法,更多的是会学习世界顶级训练手段,比如克格勃的训练办法。
训练意志力,就如克格勃一样,找个比人宽点点的铁笼子,笼子里面全部是倒刺,上面涂上毒液,先放只兔子进去,兔子进去乱串挂上倒刺,立即毙命。让学员看清楚以后,一个个放进去,放在太阳下面3小时,看谁敢乱动。
训练配合,就学习魔鬼训练办法,把车手眼睛蒙上,然后通过副驾指挥下雀儿山,每天缩短一点下山时间,我看他们敢配合不默契。
哈哈哈,赛车世界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却没有太神秘的东西。开个玩笑,这样训练出来的车手,估计比目前世界上80%的职业车手都厉害。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2-01-29
198属于世界级超级赛车,专车拖过去比赛,然后专车拖回来。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2-02-01
198车手疯子的秘密故事

疯子家乡有个汉子,估计是看了《头文字D》,就天天唠叨轿车高速过弯,副驾会呕吐的事情。末了总结一句:“坐越野车过弯人应该不会吐”。
疯子让汉子上4缸切诺基,特别安排那家伙坐后排,然后在山路上飞驰,没有几公里那汉子嚎啕大吐。
还有一次,中央某领导到疯子家乡视察,需要紧急运送一些刑警执行任务。疯子用海狮面包拖一车刑警从山路跑回来,车上一半的人都吐了。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10-04
       川藏线可以说是中国最艰险的路段,但同时也拥有绝美的风景。对于真正的旅行者,置身这样的环境,流露出的情感往往是最真实的。一方面,旅行途中如果没有潜在危险刺激,旅行也就显得平淡无奇,因为有些乐趣是在途中克服阻碍后产生的,危险激发了人的生命力,让身体中的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度过难关后就会有种力量释放后的快感。另一方面,川藏线的景色几乎美得让人窒息,雄伟的二郎山,汹涌的大渡河,跑马溜溜的康定,摄影者天堂的新都桥,世界高城理塘,毛垭大草原,宁静的然乌湖,还有巴松错,鲁朗林海,雅鲁藏布江,尼洋河,纳木错以及康巴藏区浓郁的宗教氛围和邦达草原的牧区风光,加上沿途山口长年不化的积雪、路口玛尼石刻,这条 “国家景观大道”带给旅行者是强烈的感官刺激和无限的心灵愉悦。
      川藏线的每一处都充满了刺激,充满了魅力,使人留恋驻足,更涤荡人的心灵。这是属于川藏线的情结,在如梦的路上,天高云淡中,身心得以解放,情感奔腾,内心波浪滔天。最后随着路途的结束,只有把这份情结化在川藏线的天里、风里、云里、经幡里,再留在自己的内心里,留在自己的日记里。

       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成都的民风,成都的老百姓似乎都在展示着成都这座城市休闲指数的超高。这么多次来到成都,对成都特别有好感,成都的文化、历史丰富,尤其特别休闲。我很羡慕我成都的朋友,知道享受生活,他们工作的时候也是尽其所能完成好自己的工作,休息的时候就去玩,爬山、喝茶、打牌,这是享受生活的很好方式,不像北京上海深圳,人们总是匆匆忙忙,除了钱还是钱。
       以前,我每次来成都,总是会去看看宽巷子、窄巷子的市井民俗,去老茶馆冒充一回成都人,夜幕降临时,去春熙路逛逛夜景,然后,切入主题,打量成都美眉,暴吃成都美食。
       然而,今天来到成都,满脑子自始至终只被一条线占据,这就是川藏318线——318国道(上海—西藏樟木)成都至拉萨的一段公路。在我过去的自驾游历程里,只断断续续跑过川藏线的片段,这次我将与我的伙伴们完整地拥有这条线的记录,而且,还要探入到雅鲁藏布江的深处——墨脱。我不知道将会在前方的路上遇到什么,因为这是一条最艰险的路,但我知道这是一条最纯粹的路、最虔诚的路、最美丽的路。我也坚信,在这条路上,险情与激情同在,痛苦与美丽并存……
       成都的朋友小岩,与我十多年的兄弟交情,我在成都,吃喝拉撒睡,小岩总是不遗余力。这次我的团队从成都出发走川藏线,小岩更是热情高涨,介绍了两位越野“大侠”作为新朋友加入我们的团队,这两位可是“越野e族”成都大队里的高手,在圈内的名字叫“疯子”、“可乐”,他们对川藏线了如指掌,甚至对川藏线任何的一个旮旯都如数家珍。尤其是“疯子”,在“越野e族”中名声显赫,据小岩介绍,“疯子”打小就从事货车运输,跑遍西藏和全国各地,丰富的经验让他成为越野拉力赛的佼佼者,特别是近几年一直参加428越野拉力赛。说到428越野拉力赛,那可了不得,这是一项官方(国家汽联)不敢承认,由民间发起,发展成型于网络的赛事,比世界顶级极限赛事的难度有过之而无不及,赛程为川藏北线段,阿里大北线段,塔克拉玛干沙漠段,参加比赛的选手可要签订生死状的,生死自负,真可谓高海拔、高挑战、高强度、高难度的生死赛事。有这样的高手加入我的团队,让我对即将迎来的挑战充满了渴望。
       当“疯子”和“可乐”分别驾着丰田4500出现在我眼前时,人与车的外观一下子拉近了我与这两位新伙伴之间的距离。“可乐”,圆头圆脑,一脸可掬的笑容透出憨厚之色,真“可乐”也;“疯子”,黝黑的脸庞,作为男性,长长的头发束成一个马尾辫,显得另类,略带忧郁的眼神极富艺术家气质,从形象和气质上来看,倒也与“疯子”名副其实。而更让我心中涌起一阵温暖的是——即将载着我们远征的丰田4500车身上的一行小字“路愈远,心愈近”,其实,这真是自驾族或驴友族追求户外活动的真谛,随着一次漫长征途的过程,人的心逐渐空明,世俗烦恼随风而去,人与人、人与自然贴近合一,这是在城市中所无法获得的真诚与乐趣。
       夜,在成都最富特色的“九蜀香”火锅店,小岩为我们壮行,与热闹的气氛形成反差的是我迷离的眼神,我仿佛已看到了前方的路在向我招手,我的心已在路上……

       清晨,从成都出发,大城市的喧嚣离我们渐行渐远,朝圣的梦之旅始于我们的车轮也始于我们的心里。
       今天的行程是从成都—雅安—康定—新都桥,全程400余公里。成都至雅安是140公里的高速公路,这是川藏线2149公里中唯一的一段高速公路。到达雅安时,老天仿佛为了凑齐雅安“三绝”(雅雨、雅女、雅鱼),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对于天空如此作美,当然不能拂了天意,我打开车窗,尽情地享受这飘进车内的丝丝雅雨轻轻柔柔的洗礼,只是因为赶路,另外二绝“雅女、雅鱼”也就没法得到眼福与口福了。
       我们两辆越野车沿着秀美的青衣江直至巍巍二郎山,穿过二郎山隧道,又经过川西最大、最深的峡谷——大渡河谷。此路段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那年,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我们重走长征路,在这里见证了当年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的伟大。故地重游,站在山崖边,鸟瞰依然汹涌波涛的大渡河,感慨颇多,我们此行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新长征呢。
       成都平原向西,仿佛走上了大地的台阶,雅安过后,地势开始急剧上升,二郎山是雪山家园的门神,进入这个大门,我知道无数雪山将开始默默陪伴着我们的行程。在海拔节节上升中,我们到达康定,康定是座美丽的小城,一曲撩人的《康定情歌》让我们的情绪完全融入康定城的万种风情之中……
       当折多山的点点雪峰惊破了我心中“跑马山”溜溜的情思时,我们已在翻越这座“康巴第一山”,盘山道陡而窄,加上不断升腾的雾气考验着我的驾驶技术,在海拔4298米的垭口,大雾弥漫,寒风刺骨,在垭口留影时,我们都穿上了厚厚的登山服。五颜六色的经幡在风中猎猎作响,似在提醒我们,我们已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藏区。
       越过折多山后往新都桥的40余公里,真正在我们身上演示了一个道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一方面,这段颠簸的烂路在拆着我们的骨架,逐渐升高的海拔在威胁着我们的头脑,另一方面,两旁梦幻般的景色却在愉悦着我们的眼睛。正是秋天,路旁,广阔的高原草甸,绿浪滔滔,在阳光的照耀下一片墨绿,时不时地会看到一段一段清澈的溪流,溪流边是稀疏的扬树,树叶泛着太阳的金光,河滩上,三三两两的牦牛和藏绵羊在吃草,不远不近的藏房里飘出缈缈炊烟。这里的藏房十分漂亮,房顶上堆着厚厚高高的青稞草。如此景色,彷佛让我们置身在田园牧歌的风景画中。
      不知不觉中,晚霞嫣红的衣裳已披上我们的车身,我们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新都桥小镇。意外的是,我们预定入住的“高原红度假酒店”被一支武警部队征用,整个酒店四周架设铁丝网,哨兵站岗,戒备森严。与店老板交涉,店老板表示无能为力。只能直接与部队交涉,好在我也不是“秀才”,找到部队的最高首长“少校”,亮明身份,说明理由,结果是——理由成立!只是与部队同吃同住,被要求一切都按照部队的作息制度,我们当然执行。晚餐在部队战士铿锵的大合唱伴奏声中,胃口奇好。夜10点,在嘹亮的熄灯号声中,枕着回忆——年轻时在警校似曾相识的半军事学涯,徐徐入梦……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