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行车地理探险地理我眼观天下缤纷影像论坛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探险地理
山岩,寻迹戈巴。
来源:实地考证 作者:新洋 浏览:

在青藏高原,像珠峰大本营、阿里、可可西里、阿尔金山这样的知名胜地玩腻了,不妨换换口味去探询山岩这样的世外桃园,也可以发现不一样的精彩。






沿着白玉到甘孜公路走13公里左右,右手边会有一座石桥。跨过桥后,边上高高的篱笆,加上路面的泥泞,你会发现自己好像行驶在比较宽的田埂上

乡村道路从石桥开始,一直到盖玉镇,差不多有50公 里。横断山脉上蜿蜒的乡村道路,想都不用多想,基本特色都差不多。这些路设计原理就是摩托车随便通过,拖拉机尽量通过,越野车勉强通过,轿车如果能够通 过,那肯定是艰难通过。当然,崎岖山路穿越的地方也有高山草甸,这些草甸仅仅供你喘口气,接下来继续面对滑坡、水毁、塌方路面。

到了盖玉镇,沿白玉到巴塘的乡村公路继续走10公里,右手草地上有块70厘米高的石板,上面很原始的写了“山岩”两个字,旁边歪歪扭扭注明57公里。





从刻有“山岩”字样的石板,离开白玉到巴塘的乡村公路,车子先如强击机一样滑翔300米, 然后,一声怒吼车头就陡直往上冲,在仅仅车身宽的山道上,无数的急弯扑面而来。崎岖山道上面,路面不少地方是泥泞,车子稍微快一点,就会发生侧滑,就这么 轻轻滑一下,你的魂估计会离开身体几秒钟,另外,腐败的枯树、雷击的大树,随便倒在路侧,逼得你会在狭窄到极点的路面上,继续往路沿外侧压过去,玩的就是 心跳。






无数的左转右转,当你开始怀疑这山道是不是通到天上时,突然之间森林就消失了,面前出现一片灌木林。山道穿越的灌木丛地带有5公里左右,这5公里是57公里中最惬意的路,如果你想掉头、如果你想会车,甚至包括你想停车嚎啕大哭,都可以在这里完成,其他地方不会给你机会。 





这之字型弯道,就是在5000米雪山滑坡层上刨出的便道,车子踏上去总感觉摇摇晃晃,现在,任何后悔都是没有用的,难道说你还敢倒着车回去。由于滑坡层非常陡峭,山道要不断绕之字型急弯,4000米的海拔,车子本身动力就不足,沿这么窄的路转又急又陡的弯,和踩老虎尾巴差不多。





终于把第一个之字型弯道爬完,气还没有松一口,在雪山另外一侧,一个更急更陡的之字型弯道又出来了,直插更高的雪山顶。每个转弯角度都必须取好,找准角度飞快转方向盘,利用惯性让车身上去2/3,继续死死踩着油门,车子停顿几秒种以后,如乌龟般挪上去。这时候,加油与踩鸡蛋感觉一样,轻轻的生怕踩重了,要是车子一冲出去,就没有一丝让你修正的机会。







终于爬上最高山口,以前爬上最高顶都是一种满足,今天确是一种担忧,只好默默祈祷回去时候千万不要坏车、下雪、下雨、来车。从最高雪山口到山岩乡政府那10公里左右,都是世界级的弯道,只是看起来比较安全。





历史是读出来的,传奇是感受到的,了解山岩戈巴原始部落的故事,一样如此。
说起戈巴原始部落,应该从一首《强盗歌》谈起,歌词大意为:天际亮起一颗星斗,外出抢劫正是好时候;渴望占领那个地方,再平平安安返回家乡。
查了很多资料,好象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代代传诵强盗行径。山岩戈巴部落,你真的不同凡响。




据清史记载,1770年, 这里发生了震惊朝野的抢劫大案,中央赐赠给达赖喇嘛的名贵礼品,竟然在这里被抢!有的专家说,山岩戈巴部落的强盗文化,是由于湍急的金沙江水与陡峻的横断 山脉将这一带长久地与世隔绝,形成了封闭千年的习俗;有的专家说,山岩戈巴部落居住地方,极度贫瘠,不去抢劫根本没有办法活下来;有的专家说,这是原始父 系氏族部落的特色,男人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证明自己的价值。这种强盗文化,一时半会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从客观规律来看,存在千年的事物,也有他合理的一 面。




原始部落代代相传的契约,应该不属于法律范畴,说是教规也不合适,可戈巴部落的人都遵守得很好,就让我们来看几条戈巴原始部落的核心契约:男人不抢劫,只能守灶门;哪家人被杀不复仇,就砍哪家男人头。下面这个经典故事可以说明一切:
卓 约赤列与本乡人一道在拉萨合伙做生意,因事结仇。对方提出回山岩再说,可以理解为决斗,或只是请乡人主持公道。卓约赤列按照传统心理惯性做出一个愚蠢的决 定,按约定时间提前两天赶回山岩,埋伏在必经之路的山口。对方按时返回时在途中被击毙,同时遇难的还有两个四岁和八岁的男孩——此系山岩传统惯例,斩草要 除根,防止男孩长大后复仇。血腥屠杀后,卓约赤列还在乡政府烹牛宰羊庆贺了一番,向乡干部声言:我的复仇行为与国家法律无关,我既不反政府,也不伤干部, 但你们如果干预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云云。随后便带了三人携枪上山以抢劫为生。
此案令上下震动,公安部为此下发通缉令,公安部门曾组织过武装搜山,但高山深谷间不见踪影。后来,小分队得到情报,得知卓约赤列已窜回家中,便星夜赶来,包围了他家。开始只是政治攻势,卓约赤列拒不投降,并向干警拒捕,正在喊话的分队长当场倒下。
此时碉堡式的建筑发挥了一点作用,反击中三颗手榴弹也没把坚实的门炸开,只好动用了燃烧弹。卓约赤列至死不悟,他最后的呼喊表达了传统心理在现代社会中的茫然:你们与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抓我?我不反政府,不反共产党……





以前,清朝廷曾几度用兵进剿,都未能成功,从此山岩部落野性难化的恶名便更加狼籍。清末宣统二年(1910)10月,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派傅嵩率兵五路,在德格土司的大力协助下,终于攻克了这一地区,使这个历史上长期独立的部落终于改土归流。新中国建立以后,随着民族政策的推行,还有不断的支援,山岩的一切就好了太多。





我们驾驶越野车从山岩回到盖玉时,已经是晚上6点 多了,心里十分不塌实,准备下车去派出所咨询关于晚上持冲锋枪抢劫的问题,刚刚好帅气的杨所长就站在车旁,他笑眯眯的说根本没有这回事,一再说安全得很, 我们心里还是没有底,就问所长晚上去不去白玉,旁边有个小伙子说他要去白玉,赶紧问所长:“他是公安吗?”所长说:“当然,他是森林公安。”我们立即说还 考虑什么,赶快上车呀。5分钟以后,森林公安小岳就上了车,这家伙一坐下,车上所有人都同时问:“带家伙没有”,小岳自豪的拍拍便包:“带了。”过了半月,万宝路驾驶轿车去了,去盖玉途中遇上了几辆当地的越野车,其中有个小伙子告诉他:杨所长到白玉开会去了,昨天晚上盖玉发生了枪击案……





山岩戈巴原始部落,还有一个独特的风俗,就是丧藏文化。
山 岩特有的壁葬非常神奇,壁葬是当地一种高规格的丧葬形式,只有70岁以上,或有三代以上儿孙的人死后才能享受。这些老人逝世以后,被家人认为是吉祥、财源 和运气的象征。为使这些运气不外流,后辈就在屋顶平台廊檐的一处墙角,挖了一个洞(山岩民居的墙壁有的厚达一米),洞壁砌满柏枝,然后将老人埋了进去。埋 在家里的老人就是家庭的守护神,保佑他们好家好业。





火葬是藏区常见葬式,但山岩的火葬却与其它藏区不同。山岩人从不单尸火葬,也不是在人死后马上火化,而是将尸体梱成一团,呈坐姿放入一木箱内,木箱用灶灰调泥进行密闭放于室内,等到同一戈巴或同一个村已存放有多个尸箱后,才抬至火葬场进行火化。




在 山岩地区有奇特的树葬,如果一个没有年满13岁的孩子夭折,就会将孩子的尸体摆成胎儿圈缩的姿势,然后装入桦树皮桶或小木箱内,由喇嘛择日悬挂在两水汇合 处的茂密树林中,意为回到母亲的怀抱,能够早日投胎升天,也防止再死下一个孩子。前往山岩的途中,在盖玉镇附近两河交汇的河滩树林上,有一些犹如蜂桶的木 箱,也有个别的是塑料桶,那就是藏区独一无二的树葬。




 

蜀ICP备10203843号    私人地理  版权所有